张文宏:国内疫情防控进入下半场 重视无症状感染者


和中国人一样,意大利人的家庭观念很强,每周举行一次家庭聚会是一件非常寻常的事情。但从传统文化来看,在意大利,结婚后子女与老人同住的情况非常少,随着人口进一步老龄化,出现很多独居老人,子女探望的时间也逐渐减少。更多的意大利老年人是与聘请的护工一起生活,或者选择养老院养老。

日本:不见“白发如云”

西班牙社会以尊老敬老闻名,但眼下的境况对它来说很艰难。“一片混乱,无论是医护还是卫生官员都束手无策,官员最头痛的问题是毫无经验可言。”当地自由撰稿人兼时政评论员费尔南德斯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“让老人先走,让年轻人活着”的理论现在无法做出谁对谁错的结论,等疫情结束,再请专家在法理、伦理、病理上去争出个结果吧。

美国:“婴儿潮清除机”

意大利:“一代老年人的逝去”

2月底,在华盛顿州西雅图金县的一家护理中心,一名73岁女性被确诊,随后该护理中心成为所在地甚至美国的疫情风暴中心——到3月9日中心有13例死亡病例,到3月18日,与该中心相关的死亡病例达35例。最新的一起养老院感染事件发生在新泽西州,一养老院近百人可能全员感染,过去一周多每天都有人检测结果为阳性。【环球网报道】“我们就像垃圾一样不受人待见。”美国《野兽日报》26日报道称,当美国医护在缺少防护物资的情况下与新冠病毒“搏斗”时,他们中的一部分却正在被房东赶出家门。

但另一道风景线开始夺人眼球。当日本出现对口罩、消毒液、手纸的“抢购热”后,老年人成了排队购物的主力军。连日来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在东京许多药妆店、超市门口,看到一头白发的老人排着长长的队伍,为儿女、为孙辈“抢购”。

令社会震惊的军队发现被遗弃老人死在床上的情况,就发生在养老院。西班牙约有5400家养老院,大部分为私营,住了37万老人。在马德里,至少1/5的养老院已出现感染病例,令情况复杂的是,不少照顾老人的护工被感染,不得不回家隔离。

在伦巴第大区医院,一名医生说,“过去几天,我们不得不在40多岁的病人和60多岁的病人之间做出选择,决定谁可以用唯一剩下来的一台呼吸机……我是医生,我是来救人的,我不是法官,我不能决定谁应该死。”这样的考验太多,以致原本压力超负荷的医护人员身心更加疲惫。最近,威尼斯一家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名护士投河自杀,目前尚不能确定自杀原因,但这家医院在几天前成了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之一。

西班牙:“昨天还在为她鼓掌,今天她已躺在坟墓里”